生物科学门户网站
BIO1000.COM

新研究表明SHP2抑制作用克服了肺癌的多种耐药机制

休斯顿和旧金山?来自德克萨斯大学MD安德森癌症中心和BridgeBio Pharma,Inc.附属公司Navire Pharma,Inc.的新的临床前研究发现,新型SHP2抑制剂IACS-13909能够克服非小细胞肺癌的多种治疗耐药机制(NSCLC),提示了一种可能的新方法来治疗已对靶向EGFR抑制剂奥西替尼产生抗药性的癌症。

数据在今天发表癌症研究,美国癌症研究协会的杂志。IACS-13909是由Navire和MD Anderson的Therapeutics Discovery部门合作开发的有效且选择性的变构SHP2(含Src同源2域的磷酸酶)抑制剂。基于这些数据,Navire计划在2020年底之前在包括MD Anderson在内的多个美国地点开展SHP2抑制剂的临床研究。

IACS-13909最初是由MD安德森应用癌症科学研究所(IACS)和转化研究促进肿瘤治疗学和创新平台(TRACTION)平台上的科学家团队发现的,它们是SHP2抑制剂,两者都是Therapeutics Discovery部门的引擎。

该研究的资深作者,Nancy Kohl博士说:“酪氨酸激酶抑制剂,如奥西替尼,起初似乎可以有效地抑制肿瘤的生长,但是当患者仍在接受治疗时,可能会产生多种耐药性。” Navire的科学顾问委员会。“这项研究表明,IACS-13909抑制多种信号通路下游蛋白的能力是克服这些常见的肿瘤耐药机制的有前途的方法。”

Osimertinib是一种靶向EGFR抑制剂,被用作治疗具有特定EGFR突变的NSCLC患者的一线选择。但是,NSLC经常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展出奥西替尼耐药性,这可能是通过阻止药物活性的EGFR突变引起的,或者是通过激活了补偿性信号通路。

SHP2是一种在这些途径下游起作用的蛋白质,并且它是MAPK信号传导途径的完全激活所必需的,MAPK信号传导途径已知可促进肿瘤的生长,增殖和存活。

首席作者Yuting Sun博士说:“我们的发现表明,对于携带多种活化激酶作为致癌驱动因子的肺癌,IACS-13909能够在体外抑制肿瘤细胞增殖并在体内引起肿瘤消退。” MD Anderson的TRACTION项目负责人和高级研究科学家。这些数据表明,靶向SHP2可以为克服通过多种机制发生的奥西替尼耐药性提供可行的策略。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