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科学门户网站
BIO1000.COM

您公公的饮酒史可能会导致您自己的酗酒问题

统计数字令人震惊。超过1400万美国成年人患有某种形式的饮酒障碍(AUD),尽管造成了不良后果,但长期无法停止或控制饮酒。这是根据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下属的国家酒精滥用和酒精中毒研究所的数据。

澳元的病因很复杂,可能包括遗传,环境和社会因素,包括酗酒史。但是,这种家族效应可能比最初设想的更为复杂。

发表在《心理科学》杂志上的新研究发现了以前与家庭无法识别的澳元联系:一个人公婆的饮酒习惯。这项研究表明,与小时候遭受父母酒精滥用的配偶结婚会增加该人患澳元的可能性,即使该配偶没有饮酒障碍。

弗吉尼亚联邦大学心理学助理教授杰西卡·萨尔瓦托雷(Jessica Salvatore)说:“我们的目标是检查配偶的遗传构成是否影响澳元的风险。”“在某种程度上令人惊讶的转折中,我们发现,影响澳元风险的不是配偶的遗传构成。而是,该配偶是否由受澳元影响的父母抚养。”

研究人员分析了瑞典全国人口登记册中超过30万对夫妇的婚姻信息,发现与易患酒精使用障碍的配偶结婚增加了患澳元的风险。没有通过社会经济地位,配偶的AUD身份或与配偶父母的联系来解释这种增加的风险。相反,研究人员发现,这种增加的风险而不是遗传因素,反映了配偶与受澳元影响的父母一起长大的心理后果。

萨尔瓦多说:“与受澳元影响的父母一起长大,可能会教会人们采取行动,加重配偶的饮酒问题。”“例如,在宿醉时照顾配偶。”

这项研究的结果强调了与有澳元的父母一起长大的有害而持久的影响,甚至延伸到成年子女的配偶。

萨尔瓦多说:“这证明了父母酒精问题对下一代的影响很大。”“不仅受到影响的父母的后代有危险,而且那些后代最终也会结婚的人。”

她说,这些发现与其他研究实验室的证据是一致的,这表明那些与患有酒精滥用症的父母一起长大的人可能会以酒精为改善婚姻互动的“工具”的风险特别高。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