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科学门户网站
BIO1000.COM

网络欺凌与抑郁症和PTSD增高有关

大学精神病学和行为科学教授Philip D. Harvey博士说:“即使在所研究的孩子遇到情感挑战的背景下,我们也注意到网络欺凌有不利影响。这是真实的,应该对其进行评估。”密勒密尔医学院的密西根州立大学医学博士,合着论文《网络欺凌及其与当前症状和早期创伤史的关系》。

他说,有虐待史的儿童被发现更有可能被网络欺凌,这表明对儿童创伤的评估也应包括对网络欺凌的评估。同样,应对报告为网络欺凌的儿童进行童年创伤史评估。

哈维博士说:“网络欺凌可能会比其他形式的欺凌更具危害性,”“欺凌行为可能是病毒性的,而且是持久性的。要真正成为欺凌行为,它必须是个人的-直接负面评论,试图使此人感到难过。”

该研究有助于证实有关网络欺凌的其他事实:

定期上网或在社交媒体上花费的时间并不是决定谁被网络欺凌的因素。

网络欺凌涉及所有经济阶层和种族背景。

过去曾被欺负的青少年再次被欺负的风险更高。

研究网络欺凌对住院精神病患者的影响

对50位年龄在13至17岁的青少年精神病患者进行的研究检查了网络欺凌的患病率,并将其与社交媒体使用情况,当前症状水平和不良的早期生活经历相关联。

该研究于2016年9月至2017年4月在纽约州韦斯特切斯特县的一家郊区精神病医院进行,要求参与者填写两份儿童期创伤问卷和一份网络欺凌问卷。

20%的参与者报告说,他们入场前的两个月内曾被网络欺凌。一半的参与者被短信欺负,另一半在脸书上欺负。传输的图片或视频,Instagram,即时消息和聊天室是其他网络欺凌工具。

被欺负者的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抑郁,愤怒和幻想分离的严重程度要高于未被欺负者。

链接到童年创伤

那些被举报为网络欺凌的参与者还报告说,该研究的《童年创伤调查表》中一生的情感虐待水平明显高于未被欺负的参与者。这些年轻人没有报告其他类型的创伤(身体虐待,性虐待,情感上的疏忽或身体上的疏忽)明显更高。

需要进行进一步的研究,以确定儿童期情绪虐待是否可能导致某些特殊情况,从而使陷入困境的青少年更有可能体验或举报网络欺凌行为。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