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科学门户网站
BIO1000.COM

绵羊或牛肉肝的摄入量可为PFAS的总摄入量做出很大贡献

下萨克森州食品,农业和消费者保护部基于2019年国家残留控制计划的样本撰写了一份关于绵羊和牛肉肝中PFAS浓度的报告。BfR已将这些数据与2007年至2020年期间从德国各个联邦州的食品控制计划获取的绵羊和牛肉肝样品中的PFAS浓度进行了比较。BfR得出结论,绵羊和牛肉肝中PFAS的浓度在下萨克森州检测到的浓度与其他联邦州进行的调查所知的浓度没有显着差异。为了评估绵羊和牛肉肝脏中PFAS浓度带来的健康风险,BfR使用了来自联邦各州的更全面的数据。

总体而言,BfR得出结论,确定浓度的绵羊或牛肉肝可以对食用这些食物的个体的PFAS的总摄入量有很大贡献。PFAS还可以通过许多其他种类的食物摄入。至少在绵羊或牛肝摄入量较高的情况下,这种接触源可能导致单一食物(尤其是全氟辛烷磺酸)的可耐受每周摄入量(TWI)相对较高的消耗(上限)。 PFOS)。与食用全氟辛烷磺酸的TWI相比,食用绵羊或牛肝对全氟辛酸的TWI的消耗(PFOA,EFSA 2018)要低得多。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