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科学门户网站
BIO1000.COM

关于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艾滋病毒神奇药物有效性的警告信号

世界艾滋病日发表的一项新研究表明,目前用于艾滋病毒的一线治疗药物Dolutegravir可能不如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所希望的那样有效。研究发现,这种所谓的“神奇药”可能在对较老药物产生抗药性的患者中疗效较差。

当HIV复制并复制时,它会在其遗传密码(其RNA)中产生错误或“突变”。虽然某种药物最初可能能够抑制甚至杀死病毒,但某些突变可以使病毒对它的作用产生抵抗力。如果突变的毒株开始在人群中传播,这可能意味着曾经有效的药物不再能够治疗人。

HIV治疗通常由一系列药物组成,其中包括一种称为非核苷逆转录酶抑制剂(NNRTI)的药物。但是,近年来,HIV已经开始对NNRTI产生抵抗力。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大部分地区,有10%至15%的患者感染了对这些药物具有抗药性的HIV毒株。如果患者感染了NNRTI耐药菌株,则他们接受药物治疗失败的风险将增加2到3倍。

在2019年,世界卫生组织开始推荐dolutegravir作为大多数人群中首选的HIV一线治疗药物。Dolutegravir被称为“神奇药物”,因为它安全,有效且具有成本效益,并且科学家在临床试验中没有发现对其产生耐药性。但是,关于撒丁酸在撒哈拉以南非洲针对HIV传播株的成功治疗的数据很少。

在今天发表在《自然通讯》上的一项研究中,一个来自南非,英国和美国的国际研究人员小组研究了艾滋病毒的遗传密码,以确定874名艾滋病毒携带者的耐药性突变是否影响了他们的治疗成功。这些人参加了一项针对开展HIV治疗的人们的临床试验,以比较两种药物方案:依非韦伦,NNRTI和该地区先前的一线治疗以及dolutegravir。

这项研究的目的是确定在开始使用这两种方案的前两年中,治疗开始前对依非韦伦的耐药性是否影响治疗成功(血液中病毒的抑制)。

如预期的那样,耐药性的存在大大降低了服用依非韦伦的患者治疗成功的机会,在96周内成功地将病毒抑制了65%的参与者,而非耐药个体则为85%。然而,出乎意料的是,接受基于多洛韦韦的治疗的个体也是如此:依法韦仑耐药性突变的患者中有66%的人在96周内仍受到抑制,而无突变的患者中这一比例为84%。在考虑其他因素(如治疗依从性)后,这些关系成立。

南非夸祖鲁-纳塔尔省非洲健康研究所和马萨诸塞州波士顿马萨诸塞州综合医院的非洲研究员马克·西德纳(Mark Siedner)博士说:“我们完全认为依法韦仑对耐NNRTIs的HIV病毒株无效。” “令我们完全惊讶的是,多洛格韦是一种在面对耐药性时通常有效的另一类药物,在具有这些耐药菌株的人中疗效也较差。

“我们现在正在努力弄清这是由于病毒还是由参与者引起的,例如,如果抵抗力强的人不太可能定期服用药,无论哪种方式,如果这种方式成立,那么可能会产生深远的影响根据我们对该地区数百万人服用多洛格韦的长期治疗控制的预测。”

剑桥大学医学系教授拉维·古普塔(Ravi Gupta)说:“这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Dolutegravir被视为一种'神奇药',但我们的研究表明,它对许多患者的疗效可能不那么好。对另一类重要的抗逆转录病毒药物有抵抗力。”

研究人员说,尚不清楚为什么依法韦仑耐药突变会影响多洛格韦的药敏性,尽管一个假设是诸如多洛格韦的整合酶抑制剂可以使病毒复制和突变更快,从而在进化军备竞赛中对新药产生耐药性。另外,这可能是由于对治疗方案的依从性差,即使该分析通过两种独立的方法说明了依从性。需要进一步研究以找出原因。

古普塔教授补充说:“这表明,我们迫切需要优先进行现场检查,以鉴定具有耐药性的艾滋病毒感染者,尤其是对依非韦伦的艾滋病毒感染者,并更加密切和准确地监测治疗依从性。此类检查的开发处于先进阶段阶段,但资金提供者和慈善捐助者缺乏投资,我们迫切需要机构和个人向前迈进并帮助支持这些计划。

“此外,我们需要为病毒载量监测提供广泛的途径,以便我们能够找到挣扎中的人,为他们提供更合适的治疗方案,并在患者治疗失败时限制耐药性的出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