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科学门户网站
BIO1000.COM

新研究与长期存在的进化理论相悖

母亲的产道形状是两个反作用力之间的一场拔河赛:它需要足够宽从而让婴儿脑袋通过,同时也需要足够窄从而让女性能更高效地行走。至少,这是通常的思维。但一项新研究表明,全世界女性的产道形状各异。

英国伦敦大学学院人类进化专家Jonathan Wells说,在人类学中,女性骨盆形状由进化妥协而塑造(又称产科困境)的观点一直存在影响力。但近来的研究对这一观点提出了挑战,他说,新研究再次驳斥了这一观点。Wells说,如果产科困境理论站得住脚,那么全世界的产道应该都是相对标准的。但研究人员发现并非如此。

伦敦罗汉普顿大学生物人类学家Lia Betti和剑桥大学进化生态学家Andrea Manica测量了全球24个地方348名女性的骨盆。结果,各个产道的碳副本之间相差甚远。整体来看,撒哈拉以南非洲和一些亚洲女性骨盆两边更窄,而前后更深;与此相对,美洲土著女性产道则更宽。研究团队在近日发表于英国《皇家学会学报B卷》的文章中报告称,美洲土著女性和欧洲女性有着最椭圆的上层产道。

Betti和Manica还发现,一些远离非洲的人群的产道形状变异较小,比如美国土著居民。这种模式在其他特征上也存在,被认为仅仅反映了离开非洲到世界各地居住的相对较少的人群的基因和特征的变异性较低。整体看,这一分析表明,一些人群拥有特定的产道形状仅仅是几率使然,而非因为任何进化压力。

气温可能也是影响因素之一。气候偏冷时体型倾向于偏大,从而更易留住热量,这可能会对产道的形状造成影响。但骨盆数据与这一趋势仅呈现弱关联。Wells称,其他环境因素可能也在产生作用,应该继续探索。

Betti说,这项工作或可改善与分娩相关的操作。例如,胎儿在分娩过程中必须转身以通过产道的曲折阶段,而这些动作可能因产道的形状而异。Betti说,和她交谈过的助产士很清楚,世界各地的妇女在生产方面存在显著差异。

她说,新发现表明,如果婴儿的动作与某个地区被认为正常的动作不同,也没必要担心。它可能仅仅反映了世界各地产道形状的差异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