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科学门户网站
BIO1000.COM

蛋白质错误折叠可能是阿尔茨海默氏症的危险标志

目前仍然没有针对阿尔茨海默氏病的有效疗法。对于许多专家而言,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以下事实:只有在疾病生物学发作后很长一段时间,即出现诸如健忘之类的特征性症状,才能对该疾病进行临床诊断。但是,在此阶段,潜在的脑损伤可能已经发展并且不可逆转。

“每个人现在都寄希望于在疾病的无症状早期阶段使用新的治疗方法,以采取预防措施。为了进行研究以测试这些方法,我们需要确定罹患阿尔茨海默氏病的风险特别高的人疾病”,DKFZ的Hermann Brenner解释说。

在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的患者中,β-淀粉样蛋白的错误折叠可能会在观察到首次临床症状之前的15至20年发生。错误折叠的蛋白质会在大脑中积聚并形成淀粉样斑块。由RUB的Klaus Gerwert设计的一项技术可以确定淀粉样蛋白在血浆中是否折叠错误。

在先前的研究中,Gerwert和Brenner表明,血液中淀粉样β的变化可以在疾病临床发作之前很多年得到证实。他们还表明,血液中淀粉样β折叠错误的表现与大脑斑块形成有关。现在,研究人员希望调查是否可以通过对淀粉样蛋白β的分析来预测罹患阿尔茨海默氏病的风险,以及与其他已知和可疑的风险因素相比,该风险标志物的表现如何。

为此,他们重新检查了作为HER的一部分收集的血液样本,这是由赫尔曼·布伦纳(Hermann Brenner)领导的一项队列研究,是与萨尔州癌症登记处合作进行的。队列研究始于2000年。

在当前的研究中,研究人员查看了150名ESTHER参与者的初始血液样本,这些参与者随后在14年的随访期内被诊断出痴呆。将这些样本与620名随机选择的对照参与者的样本进行比较,这些参与者在年龄,性别和受教育程度方面与痴呆症参与者相关,这些参与者与痴呆症参与者相关。

Aβ折叠错误的参与者在14年内诊断阿尔茨海默氏病的几率增加了23倍。在患有其他类型痴呆症的患者中,例如由大脑供血量减少引起的痴呆症,该研究未显示出增加的风险,支持了阿尔茨海默氏病的特异性。

研究人员在分析中还包括了许多其他可能的风险预测因素,包括载脂蛋白E(APOEƐ4)基因的特定变体和先前存在的疾病(糖尿病,高血压,抑郁症)或生活方式因素(体重,水平教育之中)。除了APOE4的状态(在后来继续患阿尔茨海默氏病的人中显示出2.4倍的高风险)外,没有任何研究的因素与疾病的风险相关。

在预测疾病风险时,从获取血液样本到痴呆症的临床发作之间是0到8年还是8到14年基本上无关紧要。

“这项工作不是关于使用β淀粉样蛋白折叠作为诊断标志物。相反,我们想研究该标志物是否可用于阿尔茨海默氏病治疗发展环境中的危险分层。β淀粉样蛋白错折叠被证明是一个遥远的目标。相较于其他潜在风险因素而言,风险指标要优越。”第一作者汉娜·斯托克(Hannah Stocker)解释说。

“新测试可能是一种无创且廉价的识别尚无任何症状的高危人群的方法。到目前为止,在临床试验中未显示出任何作用的药物在这些高危人群中可能更有效个人”,格沃特评论道。“因此,血液中淀粉样蛋白β折叠错误的测量可能对找到一种抗阿尔茨海默氏病的药物做出重要贡献。”

但是,需要进一步的研究来验证实验室方法是否适合确定无症状个体中发生阿尔茨海默氏病的风险。现在,研究人员希望确定在更大的群体中对淀粉样蛋白β变化的分析的可靠性。如果在血浆中检测到淀粉样蛋白β折叠错误,则必须使用既定的早期诊断阿尔茨海默氏病的方法来确认,例如通过检查脑脊液或使用特殊的成像方法。因此,错误折叠的淀粉样蛋白-β的测量目前尚无法用于个人风险评估。

淀粉样蛋白β变化的测量基于一种称为免疫红外传感器的技术,该技术可测量错误折叠的淀粉样蛋白与正常折叠的淀粉样蛋白β的比率。错误折叠的蛋白质倾向于聚集在淀粉样斑块中,而健康的结构则不会。这两种结构以不同的频率吸收红外光,这意味着血液测试可以确定样品中健康淀粉与病理性淀粉样β的比率。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