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科学门户网站
BIO1000.COM

研究人员使用文字来衡量两百年的幸福

当人们更快乐时,是否存在“美好的过去”这样的事情?当前的政府政策或多或少有可能增加其公民的幸福感?

沃里克大学,格拉斯哥大学亚当·史密斯商学院和伦敦的艾伦·图灵学院的研究人员采用创新的新方法,建立了一个新的索引,该索引使用书籍和报纸上的数据来追踪1820年以来的国家幸福水平。政府就政策重点做出更好的决策。

世界各国政府越来越多地使用从调查中获得的“国家幸福”数据,以帮助他们考虑政策对国家福祉的影响。不幸的是,大多数国家/地区的数据仅从2011年起可用,而从1970年代中期开始,只有少数国家/地区可用。这使得很难确定长期趋势,也很难说出幸福的主要历史原因。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托马斯·希尔斯教授(沃里克和艾伦·图灵研究所),尤金尼奥·普罗图教授(格拉斯哥),丹尼尔·格罗伊教授(沃里克)和查努基·塞雷辛赫博士(艾伦·图灵研究所)组成了一个研究小组。心理学的主要见解-人们通常所说的或所写的东西常常揭示出他们的基本幸福水平-并开发了一种方法来将其应用于过去200年来出版的数百万本书和报纸的在线文本中。

用于分析的主要语言来源是Google图书语料库,它是超过800万本书的词频数据的集合-占所有已出版书籍的6%以上。

该方法针对不同语言中成千上万个单词,使用心理效价规范(可以从文本中得出的幸福值)来计算四个不同国家(美国,英国,德国和意大利)。研究小组还控制了语言的发展,以考虑到某些单词会随着时间改变其含义的事实。

新指数已根据现有的基于调查的措施进行了验证,并被证明是国民情绪的准确指南。关于书籍和报纸文章为什么是这么好的数据来源的一种理论是,编辑更喜欢出版与读者的心情相称的文章。

托马斯·希尔斯教授(Thomas Hills)对调查结果发表评论说:“值得注意的是,国家主观幸福感对战争具有难以置信的复原力。即使是短暂的经济繁荣和萧条也不会产生长期影响。我们可以在数据中看到美国内战,欧洲经历了48英尺的革命,咆哮的20年代和大萧条,但这些事件结束后,人们很快又回到了以前的主观幸福感水平。我们的国家幸福就像可调扳手,我们可以通过打开和关闭来进行校准我们对最近的过去的经历,对我们这个时代的胜利和悲剧记忆犹新。”

Eugenio Proto教授补充说:“我们的指数是了解人们过去的满意度的重要的第一步。从意大利的数据来看,有趣的是,法西斯主义时代的缓慢而持续的下降,以及随后几年的急剧下降。最后一次危机。”

丹尼尔·斯格罗伊(Daniel Sgroi)教授说:“愿望似乎很重要:在1950年代配给制结束之后,国民对幸福的期望很高,对未来的期望也是如此,但不幸的是事情并没有如人们所希望的那样成功,国民幸福感因此而下降。很多年,直到“不满之冬”的最低点。

Chanuki Seresinhe博士说:“确保考虑到单词随时间变化的含义非常重要。例如,“ gay”一词在1800年代的含义与今天完全不同。我们处理了TB级的字节。 Google图书中的单词共现数据可了解单词的含义随时间变化的情况,我们仅使用具有最稳定历史意义的单词来验证我们的发现。”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